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DTDXH的博客

欢迎博友光临指导新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老知青、事业单位退休干部、爱好文学、文艺,喜欢唱歌、跳舞、游泳。对人真诚、善良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“幸福之家”的难忘  

2016-08-13 19:01:07|  分类: 有感而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“幸福之家”是我们的群名。是由我们曾在一起工作几十年,且走得最近的、最要好的同事组成的。
    “幸福之家”有十一位兄弟姐妹和他们的另一半,大家都先后退休。我们经常在一起聚会,游玩。特别是远在美国的高老师李老师夫妇回来的时候,聚会次数就会更加频繁一些。

   “幸福之家”的群主ZN老师是我们当中年龄最小的,是学校音乐系的骨干教师。虽退了休,但仍然是学校下聘的教学督导,堪称专家级的人物,经常担任各种专业比赛的评委。老黄哥(学校原总务处主任)指定她为我们这个群体的秘书长。经常的活动都由她组织。

    我们“幸福之家”可以说是人才济济。大部分成员都有高级职称,有好几位还是学校的中层领导。我们在一起共事时就相处得很好。可以这么说,每个成员在岗时,在各自的岗位上都是姣姣者。任教的都是深受学生欢迎和热爱的一线教师,且专业水平都是响当当的;搞管理的在各自的岗位上工作认真负责,任劳任怨,都一致得到领导和同仁的好评。

    退休后我们这一群人不约而同地走得很近。当初也不知是谁牵的头,就这样走在了一起。我们会不定期的自驾游,有时去郊区的山庄,有时去外县的景点,有时会在外面玩上两、三天或一周,我们每次外出游玩都是高兴而去,满意而归。大家又期待着下一次的活动。近十年了,大家从来不会为任何丁点的小事而闹过任何丁点的不愉快。我们经常在一起说这是老天给我们安排的,注定的,大家倍加珍惜这份难得的缘分。

    可是,天有不测风云。2015年5月11日,这对于“幸福之家”来说,是个悲痛的日子,更是个难忘的日子。这一天,我们亲爱的的老黄哥因病医治无效,永远的离开了我们。

    老黄哥在职时是学校的总务处主任,中层干部。几十年来对工作兢兢业业,在单位有着很好的口碑。凡在一起工作多年的同事都不称呼他黄主任或黄老师,都喜欢称他老黄哥。老黄哥话不多,不该说的从来不说,是个深沉、睿智的人。平时对同志关爱有加,特别是对在他部下工作的临时工们。在他眼里几乎就没有人的高低贵贱之分。平等待人,这是很多人都做得不好的地方,而老黄哥却是做得最好的地方。

    老黄哥虽是学校中层领导,主管着总务处的大无小事,可还兼职当起校车师傅。尤其是八十年代初,时逢学校建校初期,学校在保证施工用车的同时,还考虑到为教职工搞点福利。每年冬天到来之前,老黄哥一人开着学校的货车去织金县拉煤给每个教职工家送去。有时拉煤回来都是夜半三更了,非常辛苦,可他从来没有叫过一声苦和累。第二天照常按时到学校安排总务处工作。大家看在眼里,记在心上,时时念叨着老黄哥的辛苦。

    每年年终,学校在评优秀教职工时,大家都竖起大姆指评选老黄哥,可他总是把名额让给处里的其他同志。总务处的教职工们在老黄哥的带领下是个团结友爱的集体,人人工作认真负责,很有凝聚力,每年都被评为学校甚至是教育局的先进集体

    大家聚会在一起时,老黄哥经常给我们说:现在退休了,条件好了,时间有了,经济能力虽各不相同,但在当今社会也算是小康人家了,接下来的就是要好好过好余下的每一天。

    有时候,我们“幸福之家”会为去哪儿活动,怎么走,谁坐谁的车安排上拿不定主意时,老黄哥一语便搞定。不仅如此,在其他问题上有争议时,大家都会说,问问老黄哥,因为在我们的心目中,老黄哥是德高望众的人。也是一个很有智慧的人!

    老黄哥有长期失眠的毛病,一直服用安定,平时抽烟也很厉害,一天一至两包烟。我们经常劝他少抽一点,可他说不抽没办法,上瘾了,习惯了。从2014年下半年开始,老黄哥就咳嗽得很厉害,有时痰中还带有血丝,一开始,大家都没往最坏处去想,还到处为他找最好的止咳药,有一阵子好象好了一点,可往后就有点恼火了,一上医院检查,还到京城找名医检查,结论是:肺癌,而且是中晚期。这犹如晴天霹雳,击倒了他的家人,也击倒了“幸福之家”。紧接着就住进了省肿瘤医院,进行放、化疗治疗,一开始他还自己开着车去治疗,大家在心中都默默祈祷:愿好人老黄哥能早日康复!高老师李老师夫妇在美国闻此恶嚎,也时常打来慰问的电话和微信,问他们能为老黄哥康复做些什么。忍受着痛苦的折磨,凭着坚强的毅力,老黄哥接受了世人难以忍受的痛苦,共做了100次放、化疗。可是,病情非但没有控制,人反倒一天不如一天,越来越恼火。在绝症面前,真是让人无回天之术啊!5月11日清晨,老黄哥的心脏停止了跳动,永远的离开了爱戴他的家人和“幸福之家”。大家沉浸在无以伦比的、巨大的悲痛之中。

    老黄哥的离去,不仅是他家人的巨大损失,更是“幸福之家”的巨大损失。直到现在。老黄哥离开我们一年多了,我们仍然不习惯。在今年初开春的时候(新坟要在清明之前),凡在筑城的“幸福之家”成员和老黄哥的家人一起去他的墓地祭奠。

    我们永远难忘那些大家在一起的日子,永远难忘老黄哥的音容笑貌!愿老黄哥在天堂安好,不再遭受病痛的折磨!

    我们永远怀念你:令人尊敬的老黄哥!你永远是我们“幸福之家”的骄傲!

“幸福之家”的难忘 - 冬雪 - DTDXH的博客

老黄哥夫妇(夫人曹老师是贵阳五中语文高级教师)

 

“幸福之家”的难忘 - 冬雪 - DTDXH的博客

幸福之家大部分兄弟姐妹和他(她)们的另一半   (在贵定音寨)

 

“幸福之家”的难忘 - 冬雪 - DTDXH的博客

在青岩堡小西冲


“幸福之家”的难忘 - 冬雪 - DTDXH的博客

在开阳十里画廊

 

“幸福之家”的难忘 - 冬雪 - DTDXH的博客

 在独山体训基地


“幸福之家”的难忘 - 冬雪 - DTDXH的博客

在刘老师(原校工会主席、培训部主任、高级教师)家中

 

“幸福之家”的难忘 - 冬雪 - DTDXH的博客

“幸福之家”姐妹们在刘老师家


   “幸福之家”因某些原因,至今没机会留下一张全体兄弟姐妹的合影。比如有的儿女在外省,要去帮助带孙子之类的事频频有,且一去就是一年两载的。大家只能时常在群里互道问候。这永远是“幸福之家”的遗憾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7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